【周喻】风沙征 8

8


周泽楷坐在教室里,他的座位靠后,视线范围很广,可以看见整个教室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前排有零星的两三个人坐在那儿埋头写着些什么。灯是开着的,但是环境还是十分昏暗,窗户上模模糊糊,再远处的景物就看不清楚了。

旁边的座位空着,前面也没有人,周泽楷回头看看,喻文州倒还在他后面,半趴在桌上,头枕靠着的右臂伸出桌面悬空在周泽楷身侧。看见周泽楷回过身看他,喻文州抬起头来冲周泽楷笑了笑,温和缱绻。没有一丝风吹过,这个动作持续了很久很久,似乎像是被暂停了时间把这个场景人为拉长了,周泽楷觉得自己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又感到出离的安详,可以这么一直坐下去,没有撩拨人的风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和胡乱敲击的心跳打搅,通通没有。

过了很久,或者只是一个瞬间之后,周泽楷发觉自己靠外侧的手臂被人拉住了,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拖得站了起来。

“周泽楷,走吧。”方锐拉着他一条胳膊不由分说就往前走。周泽楷想说走去哪里,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喻文州在视线里越来越远,渐渐模糊了还在歪着头对他笑,是他惯常的表情,很快也被一片浓雾似的浑浊空气遮挡住了。

周泽楷挣扎着伸手试图抓住什么,触手的只有一团湿冷空气,到处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反而自己开始胸闷气短,大口喘息了两下把自己给憋醒了。

周泽楷趴在自己床上,被子枕头还有一条手臂都压在身下,姿势十分别扭,整条手臂都麻了,睡裤卷了起来,伸在外面的长腿吹着风有一点冷。

是梦啊。

翻了个身把发麻的手臂解放出来,周泽楷躺在床上开始郁闷了。昨天晚上回家之后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喻文州似乎想说又没说出来的话让他心里痒得难受,这种欲言又止和难得一见的神情像一支舰队在胃里驶过,从内到外把人搅得天翻地覆。

最主要纠结的点还不在这里,关键的是,昨天经历了那样的事,周泽楷觉得自己铁定要失眠,想着第二天是周末不碍事,结果躺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不光睡着了,而且睡得颇好,临醒来的时候还做了个梦,梦里竟然和喻文州共处得足够和平安定,那种安心感像是从长久的磨合中积淀出来的,混进了习惯与默契的,扎根长叶似的顽固而旺盛。

闭上眼睛意识回到那个颜色黯淡的梦里,竟然尝出一点危险的眷恋。

周泽楷略微直起上半身看了看闹钟,是平时到校的起床时间,很有余裕地在心里感叹了一下生物钟的强大,然后躺在床上回味起了刚才的梦,想着想着又睡着了。这回睡得足够安稳,一点梦的痕迹都没有,意识一片空白,醒来感觉闭眼就是五分钟前的事,摸索到闹钟拿起来勉强辨认了一下才发现回笼觉已经睡了两个小时。

再躺下去就要难受了,整天都得晕晕乎乎的,周泽楷一翻身坐了起来。

从事实上非常事后诸葛亮地来看已经有些来不及了,这一整天还是没什么精神,不知该归功于那个梦还是后来为梦而一时兴起的回笼觉。

咬着从抽屉里翻出来就快过期的巧克力,周泽楷盘腿坐在写字台前面的椅子上写数学卷子。前面大半张都挺顺利,一路写到倒数第二题,做完第一个小题就卡住了。憋了一口气写下来就特别想把整张卷子都写掉,可是一旦卡顿原来的节奏就没有了,再要集中精神就有些困难。周泽楷放空了一会儿,继续在草稿纸上涂,还是越想越乱走进了死胡同,思路跟着跑偏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早上那个梦。隔的时间越久梦里的画面就越模糊不清,只剩下依稀闪现的几个人影,但是梦里那种安逸的感觉还是一闭上眼睛就能迅速包裹全身的神经。

靠在椅背上差点又睡着,周泽楷用力眨了眨眼,再想看题的时候整个人就开始犯困,全身都在抗议。

周泽楷彻底放弃抵抗,把题目拍了个照发到他们三个人的小群里去。那个小群本来是方锐拉起来约饭用的,后来就变成了一半听方锐扯皮一半问作业的功能。周泽楷闭着眼睛把题目发过去,估摸着不会很快有回复。

周泽楷:?

预感不会太快有回复居然就真的一直没有回复,让人怀疑方锐和吴羽策大概又狼狈为奸熬夜打游戏了这会儿还补交呢。周泽楷一边写作业一边走神写到了晚上也没等到回音。

周泽楷这会儿的消息栏单薄得可怜,最上面一条是自己半天前问的题目,再往下就是新闻广告。剔除掉一堆不知什么时候加的群,第二条已经是两个礼拜前,喻文州问自己作业的消息。

又是喻文州,周泽楷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最近这个名字好像出现得太过频繁了,他都有点神经过敏。看着消息栏里备注的名字,指尖兀自开始发冷流汗,眼前也晕乎乎的。和自己手机较劲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周泽楷把搁置了一天的数学题给喻文州也发了过去,发完又觉得这样着急简直像是为了掩饰什么,怎么做都像不对,又好像怎么做都不会真正伤害到什么。

发完消息周泽楷立刻关上手机放到一边,仿佛聚集的热量多停留一刻就会烫伤手掌。

过了没一会儿消息就来了,周泽楷紧张兮兮的去看手机,居然是三人小群里的消息。吴羽策把解答思路一条一条往上贴,第一条消息之后震动就没停。

周泽楷等全发完了照着思路重新算起来,这题除了解答步数多复杂了一点,还有要人命的计算量,根本是个套着函数皮的解析几何,算错了一点又要从头查起来,耗时耗力。周泽楷在草稿纸上把撑满一行的大式子硬着头皮往下抄的时候很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疲惫挟着失望浸染上来,反而又能集中精神了,除了算式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们三人平时吵吵嚷嚷凑在一起,网上的交流却少,其中也有之前大家都住宿的原因,要说什么往隔壁宿舍一喊就知道了。这会儿的群里恢复了彻底的安静,周泽楷也刚好不会被打扰。

这么想着消息就来了。周泽楷算到一个部分结束,停下来划开锁屏,看到挂在消息栏最顶上的是让他神经过敏的名字。

周泽楷慌忙点开,喻文州发的是张图片,上面手写着详细的解答。周泽楷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喻文州的字果然怎么写都很好看啊,把秀气和潇洒这两个乍看相去甚远的词完美融合在一起。

欣赏了半天屏幕都暗了下去,周泽楷才想起来应该给喻文州回个消息。

周泽楷:谢谢

喻文州秒回:不谢

周泽楷关了对话框,没想到紧接着还有新消息冒出来。

喻文州发了个晃头的柴犬表情,傻乎乎的又十足可爱。周泽楷直接笑了出来,把动图看了好几遍。

周泽楷打开相册一直往前翻到了很上面,终于找到一个还算可爱的猫咪探头表情,给喻文州发了过去。

每打开一条消息就像拆开一件包装精致的礼物,一点点期待混杂着一点点害怕,其余的部分全都是欣喜满足。周泽楷盯着简短的对话,梦里的安逸感从脚底涌上来又要把他淹没了。

喻文州没有新的消息发过来了,不过失望的感觉却奇异地消失了。

即使坐前后桌周泽楷还是会不时真切地觉得喻文州离他很远,但是此刻他忽然觉得喻文州离自己很近。

 

评论
热度 ( 8 )

© 渺渺蓝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