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风沙征 2

2

喻文州是个特别低调的人,印象里从来不会和人争执也不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不怎么特别,不怎么锋利。以至于虽然他就坐在周泽楷后面,周泽楷也对这个人没有什么突出的记忆,好像之前都只是淡泊柔软的一团空气,今天才突然强硬地闯进视线,带着柔和明丽的光芒。

方锐和周泽楷一左一右回过头来盯着喻文州看,两道目光把他锁在此刻显得很是狭窄的座位上,一半惊奇一半疑惑。方锐手里的宣传册快要贴到他脸上。“这个真的是你吗?!”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微微笑了:“是我呀。”

画里的阳光眨眼轻笑了,搅动空气与过路的风碰撞发出刚刚好的清脆声响。

方锐说不出话来,瞪大了眼睛仍呆呆地盯着喻文州的脸。“那你…可真厉害啊……”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似是自言自语的感叹。

喻文州歪了歪头,转过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恰好对上他澄澈放空的视线,好像一下子就看到了眼底,并且还将别的一些澄澈无比的东西看到了底。“周泽楷也很厉害啊。”周泽楷从短暂微小的无措之中刚回过神又被一击拍昏。惯用的腼腆和低调的行事风格突然变得不堪一击,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心脏又开始狂跳起来了。

周泽楷以为与一个原本不了解,了解了也不熟络的后桌的交集至多就是停留在这一两眼,事实也本该如此,可小小的误差就出在周泽楷的同桌是方锐。

下午第一节是自习,一半人趴在桌上补觉,教室里特别安静,像从时间里剪了一个画面出来定格了。周泽楷挺直着背在写数学作业,突然感到被人拿胳膊肘捅了捅。一抬头,对上了方锐面如死灰的脸。

“这题你做了没?”方锐压低了声音指指自己的作业本。周泽楷看了一眼,抬起手臂把自己的本子往中间推给方锐看两人同样停滞的进度。方锐叹了口气趴回去,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大动作转了个身。“喻文州!这题你做了没?”正在和大叠草稿斗争的周泽楷也回头转过半个身子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看方锐,又看看周泽楷,对着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始看题。喻文州的进度比他们慢一点,他翻到方锐卡壳的题目:“我做做看。”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挺直的后背被人戳了一下,他一回头,喻文州对着他笑。方锐感觉到动静也回过头,喻文州把作业本伸到他们中间:“你们看这么做可不可以。”

“喻文州你也太认真了吧。”旁边传来模糊的一声轻叹。喻文州的同桌叫郑轩,每天下午自修课雷打不动趴在桌上睡觉,甚至为此配置了一个枕头,一吃完饭就搬出来准备着。这时候郑轩醒了过来,探头看了一眼他们密密麻麻的草稿纸,嘟囔了一句,然后换了一个方向又趴了下去。

“你真的做出来了啊。”方锐感叹着拿过本子看起来。

周泽楷一会儿看看方锐,一会儿看看喻文州。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闪现着狡黠敏锐的光,每次看他都像带着浅淡的笑意。他的双眼皮一边深刻,另一边就不那么明显,睫毛很长,但不会挡得住他眼中哪怕千万分之一的光芒。

周泽楷看完眼睛,方锐正好看完解答,把本子传给周泽楷:“原来可以这样,我觉得完全没问题啊!”周泽楷惊了一下,捧住被塞进怀里的本子,第一印象是喻文州的字写得和他的画一样养眼,随性又秀气。单独拿一个字出来并不会有特别的感觉,但是连成一片就能撑起好看的框架。

以前方锐数学算到卡壳就是问周泽楷,两个人趴在桌上一人一叠草稿纸一起算到昏厥,然后在痛苦和绝望中折磨头顶那点数量与题量成反比的头发,有时候算出来,有时候算不出来,默默翻过一页算下一题。自从解锁了后桌的用途,现在方锐问完周泽楷不会就回头问喻文州,周泽楷跟他一起转过半个身子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低头写字的时候刘海软软地垂下来,如果角度刚好,下午的阳光描在身上,发梢就会呈现透光的棕色,让人错觉下一个瞬间就要消失进虚空。

这学期刚开学数学作业就明显多了起来,周泽楷已经算手速快的了,一个中午也没写完。下午的化学课他照例是不听的,因为高一被方锐拉去听了化学竞赛,高中内容都学过,老师也放心不太管他们。周泽楷拿出数学作业继续奋斗,方锐强撑着晃了两下头,最后还是趴倒在了桌上,脑门儿和桌面亲吻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化学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夹杂着愤怒和暴躁讲前一周小练的有机题,周泽楷写了两题半数学正撑着下巴思考,这时感到自己的后背被人轻轻戳了戳。本能反应一回头对上了喻文州过分放大的脸,周泽楷一惊,立刻往前退开。

喻文州趴在桌上,身子往前伸,周泽楷的动作幅度太大,他笑了一下,稍微坐直了一些。

“你不用听课吗?”喻文州歪头越过周泽楷看了眼他桌上铺开的数学作业和草稿纸。气息若有若无地含混在风里撩拨发尾。

“竞赛课学过。”周泽楷也压低了声音说话。喻文州的桌上也一览无遗,除了展开的空白笔记本和一支笔以外没有别的东西。

大概是读懂了周泽楷目光里的探寻意味,喻文州看了眼自己的桌面说:“我也是学竞赛的呀,怎么以前不认识你。”

周泽楷眼底有惊异的光闪过,倏忽而逝,喻文州觉得特别有趣,就轻笑出来了。

“这题朝纲了,做不出来很正常的。”喻文州拿笔尾指了指黑板。

周泽楷没看题,这时候大致看了一下就想起来了,做这题的时候他万分不相信会用超出高中的解法,想着碰运气竟然写对了。看着黑板上舍近求远的合成路线,周泽楷顿时觉得脑子发懵看不下去。

“这题可以不这么做的。”周泽楷对喻文州说着往书包里翻了翻自己的卷子,一下子没翻到,反而引起了化学老师的注意。

“后面那边在干什么!我讲方法谁还没在听!方锐!说的就是你!知道这道题怎么做了吗!”正在气头上的化学老师被成功引爆了。

方锐根本睡懵了,站起来一边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一边使劲给周泽楷使眼色。周泽楷迅速坐正,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幸亏喻文州在后面小声提醒,方锐有惊无险地完整的坐下了。

方锐坐下后对着周泽楷无声地咆哮了一通,周泽楷依旧对他无辜地眨眨眼睛。

后半节课方锐再也没敢做别的小动作,甚至把化学书找了出来假模假样放在桌角上,一下课就像绷久了的弓一下子被撤了力,躺在椅子上翻白眼,头枕在郑轩桌上,手臂伸在喻文州桌上。

方锐一副快要就差口吐白沫的样子:“周泽楷你……转移仇恨技术一流啊。”

周泽楷拿出十二分的无辜:“我没有……”

喻文州戳了戳周泽楷的后背,阻止了一场也许根本进行不下去的争吵。周泽楷回过头,喻文州把自己的笔记本竖起来给他看。喻文州摊着笔记本一节课没怎么停过笔,写的却不是笔记,笔记本崭新的一页中间画着两个Q版的小人。右边那个竖起眉毛张大着嘴,一副咋咋呼呼炸毛的样子,左边那个嘟着嘴拧着眉,好像是受了委屈一样。

喻文州:“像不像你们。”然后用笔记本轻轻碰了碰方锐的胳膊。方锐在收拾东西了,这时候以一个及其别扭的姿势半仰着头看。“哇我哪有这么傻!”方锐大叫一声,眼看又要炸毛了,突然意识过来,动作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咳”方锐装作无事发生收回了手,整个人转了过来看喻文州的小漫画,里面的他和周泽楷打打闹闹,是记忆里占据大量篇幅的日常,被抹掉了愚蠢幼稚,贴上了朦胧梦幻的滤镜,变得格外好看。

“喻文州,你就说你还有什么技能是我不知道的吧。”方锐觉得自己自从认识喻文州以后,感叹词都开始不够用了。

周泽楷在一旁默默地点了点头,几天之内对喻文州的印象已经刷新了百八十遍。

喻文州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应该没有了吧。”说完这话之后嘴角分明上扬了一下。

周末是从周五晚上开始的,最后一节物理课已经躁动不安起来了,一下课周泽楷就把包往背上一甩要走。

“诶周泽楷你这周末不留在学校吗?”方锐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不住宿舍了。”周泽楷说。

“什么!不是说好的一起住校一起浪啊呸一起学习互相监督吗,怎么你就不住了!怎么都不早跟我说啊!”方锐睁大了眼睛快要凑到周泽楷脸上。

周泽楷仰头往后面躲了躲,有点为难地说:“因为上周的沙尘暴太奇怪了…想先回家住一段时间。”

周泽楷目睹了方锐的表情从不解到震惊然后带了点担忧的无缝转换,最后变得严肃起来,伸长了手做出要摸上周泽楷额头的动作。

方锐:“上周哪有什么沙尘暴,你是不是学糊涂了啊。我们这个地方怎么可能在这个季节来沙尘暴啊。”


评论
热度 ( 17 )

© 渺渺蓝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