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蓝菌

查看个人介绍

【开学躺尸】

最近主混全职
眼粉,锐厨,楷吹
cp杂食,喻王/翔周/黄喻/韩张/韩叶/叶蓝/双花,有待补充
基本不挑食
擅长挖坑不填x
撸点段子投喂自己

【喻王喻】有时候还是要信一信童话的

不知道在讲什么

明明作业还没有写完可就是有种拖延症特有的安定呢(微笑)

==========

喻文州有一把铲子。

喻文州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得到这把铲子的,也不知道他要这把铲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有一天喻文州突然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不然他就要变成一条咸鱼了。

喻文州看了看他的铲子,若有所思。

于是他拿起铲子,开始在地上,挖坑。

挖啊挖,挖啊挖,从冬天挖到春天,从第一片雪落在最后一片叶子上,挖到最后一枝枯枝承载不起第一只蜻蜓的重量。

坑挖得很深,喻文州又爬得比较慢。白天爬上去三米,晚上滑下来四米。

他爬不出来了。

于是他继续挖。

挖啊挖,挖啊挖,从夏天挖到秋天,从蝉噪中睡去的夜晚挖到露水中醒来的早晨。

坑变得很大,喻文州可以从巨大的斜坡走出去了。

但是喻文州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挖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出去。

喻文州蹲在坑边上想了一早上也没有想明白。站起来的时候头昏眼花,腿麻得没有知觉。

后来喻文州还是在挖坑。有时候挖,有时候不挖,不挖的时候就躺在坑底看星星。

星幕像贴在半空中的背景图一样沉静,偶有流星划过,也是形单影只的一颗两颗,称不上雨。

坑挖得更大,更深了,喻文州在坑底一星期都走不完一圈。

这天喻文州照常在挖坑,突然他的视线被一片黑暗笼罩。捉不到光线,辨不出方向,连同呼吸都感到了不顺畅。

黑暗中一股力量拉扯着喻文州向下倒去。

喻文州结实地跌坐在地上。

黑暗消失了,力量消失了,面前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巨大的黑斗篷,戴着巨大的魔术帽,举着巨大的扫帚,有着一只巨……比较大的眼睛的人。

刚才就是这斗篷把喻文州给兜头盖住了。

大斗篷说:“我叫王杰希。”

王杰希说他飞到这附近时看见有这么大个坑很好奇就想下来看看,没想到坑里还有个人。

王杰希说着对上喻文州的视线,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杰希的眼睛很好看。喻文州真的这么觉得,有夏天的星星那么好看。

喻文州好像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挖坑了。

喻文州很开心,他想,他的坑终于接到他的星星了。

王杰希不走了。喻文州挖坑他就在旁边看着,喻文州不想挖他就从魔术帽里掏出千奇百怪的小玩意儿给喻文州看。晚上他们一起躺在坑底看星星。

喻文州有个发现。

那就是,自从王杰希来了之后,星星都变了。它们不再一动不动,它们学会了在安静的夜晚闪烁。

流星也多了。时常上演一场光的盛事,倾盆而下像要把天幕抖落。

王杰希和喻文州躺在坑底看流星雨。喻文州伸出去摸索的手撞到了王杰希同样朝他探来的手。天气又转凉,十指交缠,两人把对方冰凉的指尖捏紧自己温热的掌心。

王杰希说,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流星雨吗?那么多星星不想待在天上非要掉下来。

喻文州扭头去看他的侧脸,等着下文。

“因为她们都想掉进我们的坑里。”

评论
热度(32)
©渺渺蓝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