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喻】风沙征 9

存稿没有啦!要出门旅游啦!旁友们下周再见!(兴奋地挥舞着小手帕


9


周泽楷到学校的时候还很早,教室里没几个人,不过周一的早上忙碌紧张的氛围也开始的要比平常早一点。埋头在课桌上的一个个不是补觉就是补作业,不然就是在去补什么的路上。周末的时间是拿来挥霍的,现在倒是分秒必争,站起来多走一步路都是不肯的,作业本都是飞着传,周泽楷刚坐下一本本子就贴着头皮削了过去。

周泽楷呆在原地小心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头顶应该还没有和天花板赤诚相见,慢慢地向后转过头去,动作一顿一顿的,像老式录像机卡了带,很想给他配个雪花特效。

郑轩的动作停在半空中,像是在本子出手的那一刻被喊了“卡”,脸上硬是憋出了一个纯...

2018-07-30

【周喻】风沙征 8

8


周泽楷坐在教室里,他的座位靠后,视线范围很广,可以看见整个教室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前排有零星的两三个人坐在那儿埋头写着些什么。灯是开着的,但是环境还是十分昏暗,窗户上模模糊糊,再远处的景物就看不清楚了。

旁边的座位空着,前面也没有人,周泽楷回头看看,喻文州倒还在他后面,半趴在桌上,头枕靠着的右臂伸出桌面悬空在周泽楷身侧。看见周泽楷回过身看他,喻文州抬起头来冲周泽楷笑了笑,温和缱绻。没有一丝风吹过,这个动作持续了很久很久,似乎像是被暂停了时间把这个场景人为拉长了,周泽楷觉得自己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又感到出离的安详,可以这么一直坐下去,没有撩拨人的风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自己沉...

2018-07-29

【周喻】风沙征 7

天天就会咸鱼躺,存稿都要没有了【渐渐失去梦想


7


夏季风吹来大降雨,出门的时候还是阳光火辣,走到半路突然鼻尖感受到一丝水汽带来的凉意,接着顷刻间暴雨就落下来了。高昂的枝条立马低垂下来被雨水抚慰成乖顺的模样,狭窄一点的车道很快聚集出水洼,细窄的车轮滚过划开一道创口又迅速愈合,路上的人忽然之间就大叫着狂奔了起来。没有带伞,没有避雨的遮挡,一时间忘记了要逃跑,就被浇湿得彻底,融入了仿佛覆盖天地的雨幕里,忽然想起来可能很久都没有这样亲密地接触过雨水了。

站在封闭闷热的地铁车厢里,周泽楷突然想起了还是小学里淋雨到感冒的记忆,那个时间点和现在当下之间好像有什么联系被一下子打通了。

周泽楷还...

2018-07-28

【周喻】风沙征 6

6


喻文州戳戳周泽楷挺直的后背,在周泽楷回头侧身的空隙里扫了一眼前排桌上进度比他快很多的英语选择题卷。最后一节的班会课班主任被临时叫去开年级会议而改成了自习。

“周泽楷,98题选什么?”

周泽楷很习惯地回身一只手撑在喻文州桌上,拿起喻文州的卷子看了起来。方锐150题的卷子已经做到了136,离下课还有几分钟,他并不打算接着赶进度。翻到98题发现是道自己做的时候也在题号上打了圈的题,排除下来的两个选项他也不确定,方锐放下卷子凑过去听周泽楷解释。郑轩也伸了只耳朵加入英语临时抱佛脚补漏学习小组。

周泽楷是他们这一圈人里面的英语巅峰,碰到什么问题不会都下意识问他。周泽楷平时虽然都是很安静沉稳...

2018-07-26

【周喻】风沙征 5

5


考完三天的试紧接着放了两天假,学校里在加紧批试卷,学生大多趁着成绩出来之前及时行乐过两天痛快日子。第一天就睡到中午的周泽楷被方锐一通电话拉起来去电玩城胡闹了半天,吃过晚饭又加顿路边烧烤的夜宵,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下午。脑子里还一片混乱,感觉像是考完试睡了两觉迷迷糊糊就又要上学了,颓废得都要有负罪感了。

彻底松了弦放出去游荡的这群饿狼逍遥了两天被重新塞回教室里,个个都是顶着黑眼圈低垂着头却瞪大眼睛的落魄样,弥散出一种夹杂着散乱和亢奋的气息。

方锐锤桌:“完了啊!我的数学啊!被我爸看见腿打断没商量的啊!苍天开开眼吧!”收到若干同情且同病相怜的凄惨目光。

还没锤完,数学老师提着一捆卷子进...

2018-07-24

【周喻】风沙征 4

沉迷小游戏没在打字……


4

方锐靠在沙发椅上一手揉肚子一手摸手机,周泽楷扭头看了看他忍不住吐槽:“几个月了?”

尽管内心早就吐了血,方锐只是斜着眼看了看周泽楷,一副懒得计较的模样。

方锐跟着导航左拐右拐找到这家店的时候已经饿得鬼哭狼嚎了,坐下一通狼吞虎咽第一个放下刀叉开始揉肚子。看着旁边两个不知是包袱太重还是贯彻养生细嚼慢咽的人,默默地拿出手机。

“阿策来一把不?”方锐嘴上喊着手里已经打开游戏拉吴羽策了。

这个多人对战游戏周泽楷也有玩,但是他对不重要的事情不会用上十成力的性子使他一直安分地当着一个佛系玩家,段位很快和另两人拉开了差距。操作是可以的,就是不高兴成天刷分上段位,只有...

2018-07-24

【周喻】风沙征 3

非正常校园趴

3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脑子里浑浑噩噩,方锐抓着他肩膀的触觉好像还没有消散完全,眼前终于清明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
一路上经过的华灯初上好像高高在上凌驾于飘渺的云端与地表勉力行走的人们丝毫没有关系,路过的一双双鞋一张张脸都被无意识地涂抹成了灰暗的剪影,双脚不受控制自顾自按着既定路线往回走,耳边荒唐的字眼反复播放,虚化,重叠,让人想不管不顾奔跑起来,不知道奔跑向什么方向,只是无比想要远离这个被臆想笼罩的地方。一会儿想得很多,一会儿又什么都想不到。此刻站在了熟悉的门前,突然又不想动了,只想拉开这扇门回到令人感到安全的狭小空间里。
周泽楷摁响门铃,门很快从里面被打...

2018-07-21

【周喻】风沙征 2

2

喻文州是个特别低调的人,印象里从来不会和人争执也不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不怎么特别,不怎么锋利。以至于虽然他就坐在周泽楷后面,周泽楷也对这个人没有什么突出的记忆,好像之前都只是淡泊柔软的一团空气,今天才突然强硬地闯进视线,带着柔和明丽的光芒。

方锐和周泽楷一左一右回过头来盯着喻文州看,两道目光把他锁在此刻显得很是狭窄的座位上,一半惊奇一半疑惑。方锐手里的宣传册快要贴到他脸上。“这个真的是你吗?!”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微微笑了:“是我呀。”

画里的阳光眨眼轻笑了,搅动空气与过路的风碰撞发出刚刚好的清脆声响。

方锐说不出话来,瞪大了眼睛仍呆呆地盯着喻文州的脸。“那你...

2018-07-20

【周喻】风沙征 1

你来程去路走的是风沙的征程,我一年一年在风沙中想起那个身影。


    1

吴羽策本来好好的蹲在上铺听歌打游戏,光线突然暗了下来,浓郁的阴影填满了狭小的空间。只当是积雨云路过天空,可阴影一直不散,甚至有加深的趋势。打完一局放下手机,吴羽策朝下面喊:“谁开个灯去。”顺势抬头登时被吓了一跳。

外面灰黄的一片能见度趋近于零,像直接糊了一层不透光的窗户纸,屋里的光线肉眼可见的又暗了几分。要不是他们的宿舍在六楼,吴羽策绝对会怀疑是外面的人恶作剧把窗户蒙上了。屋外漫天都是飞扬的黄沙,到处的颜色都一样,景物没有高低远近之分,看不见任何人。好像整个世...

2018-07-19

孙翔翻了个身,往被子里缩了缩,哼哼着说这首歌我都听到吐了。

周泽楷动动手指,握住孙翔的手腕往胸口带,睫毛挣扎着颤动了两下,等了半天闹钟声完全停下才把眼皮掰开一条缝,眯起眼睛直眨。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坐起来闭着眼睛摸毛衣,说这首长。

孙翔放低了声音,带着刚刚醒的浓重鼻音。

「换一个吧。」

周泽楷从毛衣里钻出来,半张脸还在领子下面。他呆呆地看向孙翔,软软地说好。然而尚且不清醒的头脑使他根本无法思考孙翔刚刚说了什么。

2018-06-18
1 / 4

© 渺渺蓝菌 | Powered by LOFTER